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赝太子

第六百九十四章 打个寒颤

赝太子 荆柯守 4383 2021-07-22 06:43

  一秒记住【新笔趣阁小说网 www.xbqg6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“不可理喻,简直不可理喻!”

   “它们不知什么叫做冤有头债有主?寻仇也不认清了人,简直就是一群废物!”

   “这是代王干的事,为何来找孤?”

   “而且,它们怎么敢,怎么敢,孤是齐王,孤是齐王!”说到这里,齐王简直是撕心裂肺的咆哮。

   “王爷休怒!”

   周围的人都一齐拜下,跟着无语,何止齐王想不通啊,这些人也都想不通了。

   这里是京城,别说是大郑建国未久,如日东升,就是国势日衰,不到灭亡,谁家鬼神能袭击侵犯亲王?

   当天下千万上亿百姓汇集的力量是假?

   并且,明明这件事就是代王干的,鬼神按说也不是没有神智的存在,都是有智慧有神通,能瞒过普通人的事,在它们眼里根本就是透明,为何会出现这样可笑的事?

   齐王昏迷的这段时间里,齐王府内乱成了一团,各路小道消息更是传得到处都是,说什么的都有。

   当时齐王的随行侍卫里,有小半都被暴动鬼神附身,剩下被鬼神所伤所杀,完好的人没剩下几个。

   齐王更身负重伤,这事实在是闹得太大了,让人几乎想不通怎么收场。

   被齐王这样追问着,这些人,尤其是赵不违,都不得不费劲脑汁想词来安抚大王。

   赵不违强按着心中的不安,躬身说着:“刚才道录司与诸真人联合勘察了现场,尚没有正式结论,不过……”

   “不过什么,快说。”齐王怒着。

   赵不违不敢迟疑,说:“大王,初步结论,大概是您的车架走在路上,被鬼神误认为是代王了。”

   “荒谬,怎么可能……”

   赵不违只得磕首:“道录司说,大王才奉了旨意办差,办的就是原本代王的神祠之事,也许鬼神是认气不认人,以为大王是代王,故袭击之。”

   鬼神认气不认人,其实齐王也听说过,怔了下,明白了意思,头顿时“嗡”一声,脸色顿时涨的透红。

   是了,代王封了神祠,自己觉得这是个摘桃子的好机会,所以使了计谋,将这事给接了过来。

   难道就是因这个原因,才让封祠的鬼神以为自己才是仇人?自己眼巴巴过去,就是给代王挡了灾?

   齐王只觉得胸口憋闷异常,堵得气也上不来,嗡嗡声变大了,勉强镇静着自己,坐着扫视一圈,发现人群中却少了一个自己要找的人。

   “蒋禹,蒋禹人呢?”齐王红着眼,从牙齿缝里透出这话。

   就是此人提了建议,才让自己心动,进而大半夜的不睡觉,带着人出府往代王府去挡了灾。

   若不是此人提议,自己根本不必受这无妄之灾!

   此人,必是奸细!

   “大王,此人已经拿下入了家狱了!”赵不违看着齐王那涨红的眼,不由心一寒,连忙答着。

   拿下了?拿下哪够,必须将这个贱人乱刃分尸,不,是千刀万剐,方能解恨!

   齐王怒着:“来人!将此贼直接推出去……”

   大怒之中的他,就要下达命令将其处死,结果话说到一半,就看到周围这些人面色都有些苍白,眼底更藏着恐惧之色,就连赵不违也不例外。

   看着这些恐惧的眼神,齐王不知道怎么回事,突然就想起了文寻鹏。

   此人离开了自己,自己才渐渐回忆起了文寻鹏的好。

   早些年,文寻鹏也曾尽心辅佐过自己,并且的确有才能,终究是自己做得过了,让文寻鹏寒了心。

   齐王当然不会因这种事愧疚,不过是个奴才罢了,雷霆雨露都是天恩,但自己要争帝位,急需人才,现在更要卧床养伤,这种时候,就不能让内部乱了,需要稳住人心。

   “不行,小不忍则乱大谋,以后我登了帝位,可诛这贼子九族,但现在,却还得收拾人心。”

   想到这里,齐王的话就又咽了回去:“……此事虽是因蒋禹而起,但也是无妄之灾,非蒋禹能提前知情,难不成他还勾结鬼神害孤?”

   “家狱不是好地方,现在天也凉了,把他放出来吧,先软禁听审,真的与他无关,罚他一年俸禄就是了。”

   这话一出,周围人都有些惊疑。

   很显然,本以为齐王会立刻处死此人,可现在却不但没有当场发怒,说的话还这样体谅?

   不管是真心假心,这是好事,起码证明齐王不会随意迁怒,更以大局为重,可虽说这样,大家心里反一凉,却一起喊着:“大王英明。”

   齐王勉强笑着,将一股怒气硬生生压下去,胸口憋着火没处发,只能冲着封祠的鬼神而去。

   “对了,那些刺客呢?那些神祠的人呢?他们才是将孤害了的人,统统应该死!”

   “大王,皇上知道这事,已经雷霆处置,您听!”赵不违见状,立刻提醒着。

   齐王微微愣住,侧耳听了下,这时大家都不说话,果然听见府外似乎有声音遥遥传来。

   在齐王府不远,有着一个神祠。

   之前只是管制,结果出了齐王这事,皇帝大是震怒,立刻雷霆一击,给予清洗。

   这时只要仔细听,就知道这声音是从距离齐王府不远传来,似是有甲兵涌入,隐隐有着哭喊,以及查封的声音,不时还有着一声声惨叫传出老远,清晰入耳。

   听着还有惨叫,齐王终于舒了一口气,脸色也恢复了一些,见齐王舒服了,大家也跟着舒了口气。

   “代王……”

   可仔细一想,齐王又想到了一事,代王之前封祠却没有事,自己想摘桃子,夺了他的差事,结果反代替代王受罪。

   封祠的鬼神会暴动,居然还能认错人,这还真是让人想不多想都不成。

   想到这里,齐王突然就脸色刷白,自己竟然给代王挡了劫,代王天运,真的那样强?

   这甚至还不如有人故意针对刺杀自己,所以才导致自己受伤让自己更舒服一些!

   受这无妄之灾,简直就是玩笑一样!

   难道代王的气运就这么强,自己堂堂皇子,就不如一个从乡野归来的小子更得天眷?

   简直羞煞人也,气煞人也!

   想到这里,齐王竟不自禁打了个寒颤,目光一扫,就看清了赵不违等人眼里的迷惘和动摇。

   “若代王才受命于天,这些人怕是人人都要动摇,个个思着下船。”这一念才出来,齐王终于受不住,眼前突然一黑,顿时倒了下去。

   “王爷!”

   “大王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